包頭市昆都侖區人民法院績(jì)效考核制度影響深遠
提供者:4024028478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3/05/29 12:00

人民法院報記者 沈 榮 楊文斌 宋建波

   

     本報曾報道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昆都侖區人民法院采用司法績(jì)效綜合評價(jià)軟件和全面績(jì)效管理系統進(jìn)行科學(xué)管理(詳見(jiàn)2009年8月18日一版《昆都侖績(jì)效考評數字說(shuō)了算》、2010年4月5日第五版《昆都侖審判管理插上數字化翅膀》)。

  這兩套軟件運行情況如何?效果如何?

  7月下旬,記者來(lái)到昆區法院,幾位“當事人”向記者講述了他們的親身感受。

  “拿獎專(zhuān)業(yè)戶(hù)”升職記

  ■人物:副院長(cháng)王麗榮

  1995年,王麗榮考入昆區法院。之后,她就一直是院里的“拿獎專(zhuān)業(yè)戶(hù)”,辦案能手、人民滿(mǎn)意的好法官、十佳法官、巾幗百佳……

  獎狀拿得多是因為工作做得好,王麗榮平均每年要辦600多件案子,在2000至2002年的3年里,她一共辦理2100多件案子。

  但付出和得到并不成正比。直到2003年,她還是一名普通的審判員。

  2003 年,院長(cháng)王晶嵐上任后,提出實(shí)施績(jì)效考核制度,以工作績(jì)效作為提拔選用干部的“硬杠杠”,11月將所有中層干部拿下重新競爭上崗,按考核分數排名。當時(shí)還 在讀研究生的王麗榮一放假便立刻回來(lái)工作,生怕年終考核落了后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2004年10月,她通過(guò)競爭上崗當上了行政庭副庭長(cháng);2006年3月又 因工作成績(jì)突出升為民三庭庭長(cháng);2008年,她當上了副院長(cháng)。

  王麗榮在民三庭期間,民三庭被評為全院“模范庭室”,院里更發(fā)出了“向民三庭學(xué)習”的倡議。而她個(gè)人,在2007年被評為“全國民商事審判先進(jìn)個(gè)人”。

  兩年一個(gè)臺階,王麗榮很感謝院里的用人制度。庸者下、平者讓、優(yōu)者上,這讓像她這樣的人得到了更多的升遷機會(huì )。她說(shuō):“有點(diǎn)成績(jì)就能上一個(gè)臺階,有了這種激勵會(huì )再努力,又能再上一個(gè)臺階,就這樣形成了良性循環(huán)。”

  倒下去還能站起來(lái)

  ■人物:民四庭副庭長(cháng)劉燕

  有獎就有懲,民四庭副庭長(cháng)劉燕對此深有體會(huì )。2005年,劉燕就已經(jīng)是民四庭的審判長(cháng),她辦案速度快,但是判的多錯的也多。究其原因,劉燕說(shuō):“主要是態(tài)度不好,很少調,總認為判案就要分出個(gè)是非曲直,調解是街道老太太的做法。”

  不注重調解讓劉燕吃到了苦頭,2005年,她所承辦案件的一個(gè)當事人上訪(fǎng)鬧得很厲害,造成了極壞影響。當年在全院的考評中,她就排在了后幾位,作為懲罰,她又被撤掉了審判長(cháng),待崗去了信訪(fǎng)辦。

  當 時(shí)劉燕抵觸情緒很大。但信訪(fǎng)辦的氛圍很快讓她改變了工作態(tài)度。有位80多歲的老太太經(jīng)常來(lái)上訪(fǎng),劉燕耐心聽(tīng)她講,老太太很感激,拿著(zhù)大紅棗、蘋(píng)果來(lái)送給 她。這讓劉燕很感動(dòng),她說(shuō):“老百姓來(lái)打官司,不能把他們當成犯人對待,有些時(shí)候他們也不一定要結果,就想把怨氣釋放出來(lái),我們一定要耐心傾聽(tīng),能解決多 少就解決多少。”

  在信訪(fǎng)辦,劉燕工作做得很好,這也讓她得到了領(lǐng)導的好評:“越打越站起來(lái)。”

  半年后,她又被調回了民四庭。提起這段經(jīng)歷對自己的影響,劉燕說(shuō):“確實(shí)感到了調解的重要性,不能機械辦案,要實(shí)現社會(huì )效果、政治效果、法律效果的統一。”

  認識提高了,工作效率也上去了,劉燕審案的調解率從以前的40%提高到了70%以上。這幾年,在績(jì)效考核中,她總是排在全院前幾名,去年升任了副庭長(cháng)。

  “以后有事都要通過(guò)法律走”

  ■人物:當事人豐九甫

  豐九甫是一起債務(wù)糾紛案的當事人。2008年,他帶著(zhù)60多名四川籍農民工來(lái)包頭務(wù)工,卻被拖欠了將近25萬(wàn)元工資款。無(wú)奈之下,2009年9月22日,豐九甫走進(jìn)了昆區法院。

  豐九甫說(shuō):“這是我第一次打官司,好多人跟我說(shuō)打官司很麻煩的,沒(méi)個(gè)一年下不來(lái),我不懂法律,也沒(méi)報多大希望,就想著(zhù)先立個(gè)案,能不能解決再說(shuō)。”然而,讓他沒(méi)想到的是,一來(lái)就很順利地立了案,更沒(méi)想到,一個(gè)禮拜不到,承辦法官劉鋒就給他打電話(huà)了。

  在 昆區法院的管理軟件系統中,有一個(gè)院定審限。法定審限為3個(gè)月的簡(jiǎn)易程序案件,院定審限是60天。而6個(gè)月的普通程序,院定為4個(gè)月。審限的壓縮帶來(lái)了審 判效率的提高,也給法官帶來(lái)更大壓力。“原來(lái)是原告催法官,現在是法官催原告催律師,現在社會(huì )上都知道昆區法院審限嚴。”民四庭庭長(cháng)劉鋒說(shuō)。在劉鋒辦公電 腦的管理系統上,記者也看到,每個(gè)案件都有審限一欄,清楚標明還差多少天。

  劉鋒了解案情后,立即著(zhù)手做調解工作。并最終于同年12月20日,雙方達成調解協(xié)議,被告立即將拖欠工資付給了豐九甫。豐九甫又馬上將錢(qián)給了工人,讓他們順利回家過(guò)年。

  “拖欠了一年多的工錢(qián),通過(guò)法律3個(gè)月不到就給了,打官司不像別人說(shuō)的那樣。”這次打官司的經(jīng)歷給了豐九甫極大的信心,他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:“以后有事都要通過(guò)法律走。”

  采訪(fǎng)中,記者還看到一張特殊的借條,借條的后面用括號寫(xiě)著(zhù)一行小字:“如到期不還,包括3月2日借款23000,尤某(當事人名)有權在昆區法院起訴。”

  原來(lái),這是一起債務(wù)糾紛案,雙方當事人都不在昆區,這個(gè)案子也就不歸昆區法院管轄,但原告尤某卻自作主張在借條后面加上這樣一條,被告則提起了管轄異議,現在這個(gè)案子已經(jīng)批了移交。

  這樣的事情在昆區法院并不鮮見(jiàn),今年劉燕就碰上了好幾起,有些人還在起訴時(shí)謊稱(chēng)自己是昆區的,以圖蒙混過(guò)關(guān)。而在合同中約定由昆區法院優(yōu)先管轄的就更多了,“這也許是我們案子多的原因之一,”劉燕笑著(zhù)說(shuō),“不過(guò)這體現了當事人對我們的信任。”